貳、政府如何與網路社群互動

近年開放政府成為全球施政目標,讓政治決策能納入更多公民參與。「2009 年的白宮備忘錄揭示了開放政府的行動方針為透明、參與、協作。 2011 年,在美國主導下,八國政府(巴西、印尼、墨西哥、挪威、菲律賓、南非、英國、美國)聯手成立「開放政府夥伴聯盟 」(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 並 簽 署《開放政府宣言》,將此概念向全球推廣。因應各國不同的民主進程和政治脈絡,開放政府夥伴聯盟重新定義開放政府,指出它的四大核心要素為:透明、參與、課責 (accountability)、涵容(inclusion)。」[1]

在這樣的理念下,個別公民不是被動接受政策,或是等政策拍板才用媒體輿論影響政策,或只有在投票時才發揮監督作用,而是試圖在政策決策的早期過程即納入民眾意見,並深度參與討論政策開發。同時,審議式民主與公民參與的概念茁壯,並實際導入聯合國企業變遷會議、日本基因治療公民會議、台灣二代健保公民審議程序 、宜蘭科學園區等案例中使用,讓一般民眾也能參與討論科技議題。[2] 政府的決策諮詢不侷限在傳統的法人組織—例如利益關係人會議、智庫研究、公民社會組織的法人代表等—而是公民社會的參與與積極公民的角色愈發重要。這些積極公民可能未在法人組織內,但在網路實踐社群有一定的影響力和號召力。

而科技政策的開放參與,則因其技術門檻,同時面臨民眾參與科技討論的專業可能不足與政府內部缺乏足夠的技術官僚兩個問題。然而,科技政策影響社會甚巨,該如何讓更多公民參與討論並制定出充分理解科技發展的政策,成為推動開放政府必須面對的課題。找到專精於該技術的興趣實踐社群參與政策討論,不失為一種方法。

數位原生的公民因為共同興趣及專業,在網路上聚集、討論,形成社群,往往對政策形成巨大輿論音量,甚至因其專攻領域而能產出專業科技建議。然而,傳統上政府找公民團體與法人組織等利害關係人與外部專家的作法不適用於沒有那些代表人、沒有登記立案的網路鬆散社群,究竟要怎麼找到這些有影響力的網路科技社群並與之展開對話與合作?

[1] 開放文化基金會,《開放政府觀察報告》 ,2017,http://opengovreport.ocf.tw/assets/pdf/report-zh.pdf

[2] 陳東升,到審議民主之路——台灣的實踐與反省,〈審議民主叢書總序〉,《審議式民主指南》,頁 19-24。